主要战斗及惨案 - 缪堤圈夺大炮  
缪堤圈夺大炮

主要战斗及惨案 admin  admin  2015-7-15 14:04:16 访问量:247
 

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展览大厅里,停放着一门重型锡平大炮,炮身上“昭和十三年制造”的字样仍清晰可辨。说起这门大炮,还真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,故事就发生在我们曹县。

1939年春天,冀鲁豫支队司令员杨得志率部进入鲁西南,首先拔掉了曹县东南的汉奸、大恶霸地主高圣君的反动堡垒高辛庄,活捉了高圣君。消灭了盘踞青堌集一带的李子仪的地主武装,开辟了一大片抗日地区。使驻曹县城里的日军极度不安,他们曾多次扫荡,妄图消灭坚持在曹东南地区的冀鲁豫支队第二大队,但都没有得逞,眼看着抗日地区越来越巩固,越来越扩大,抗日运动越来越高涨。新任驻曹县的日军中队长间野,不仅带来了新增加的日军,还带了一门崭新的马拉重型锡平大炮,据说这个法西斯强盗,来时给他的上司立了军令状,发誓要消灭这一带的八路军。

部署阻敌

间野是个典型的日本法西斯分子。他满脸横肉,矮矮的炮筒个,三角眼,蛤蟆嘴上留着一小撮东洋胡子,阴沉的脸上布满了对中国人民的仇恨和杀机。他不相信中国人民的抗日力量能抵住他的大日本“皇军”。一心要消灭曹东南地区的八路军,创造个“剿共治安”的奇迹,超过他的前任。

1939621日,正是农历端阳节。间野亲率一个日军中队、两个伪军中队,共300多人,拖着大炮出了城,沿着从曹县到青堌集的公路,向曹东南地区进发。凶狠的间野沿路打炮,轰倒很多民房,到处浓烟滚滚,百姓们四处逃难,躲避日伪军的蹂躏。

间野率队扫荡的消息,通过侦察和情报,很快传到了设在老黄河北大堤下刘胡同的二大队指挥部。

大队长覃键,30多岁,四方脸盘,说话干净利索,参加过井冈山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,是一个有丰富的武装斗争经验的老红军干部。政委常玉清,多年做政治思想工作,也是一个老红军。这天,他俩正在指挥部商量军务,得到报告之后,冷静地命令侦察人员:“继续侦察,严密监视敌人!”

覃大队长又命令警卫员,通知各营营长立即到指挥部接受战斗任务。其实,敌人出动的消息,各营都从自己的侦察人员和敌人的炮声中了解到了,只等大队的作战命令。覃大队长望着3个迅速骑马赶来面带兴奋的营长,严肃地说:“敌人这次来,是间野到曹县以来就准备好的,他这次出动,带着重型大炮,看来不但是寻找我们主力决战,而且是要用大炮施展淫威,妄想摧垮我们刚刚开辟的这块抗日地区。我们支队进入鲁西南地区以来,连战皆捷,群众的抗战活动和地方武装发展很快,同国民党地方的统战工作也开展起来,抗战形势很好。对间野这次出动我们要打掉他的气焰,使抗日运动发展的更快,在这里建立一块巩固的抗日基地。”

性急的二营长忽地站起来:“大队长、政委怎么打法,快下命令吧,战士们的情绪可高了。”

一营长不紧不慢地说:“着什么急,水来土掩,兵来将挡,摸准敌情,想法把他的大炮夺过来——”

“轰!轰!”炮声更近了,震得大地微微颤抖。随着炮声,侦察员又跑来报告:“日军已到青堌集,离这里不到10里,开始朝这边打炮——”

“继续侦察。”覃大队长随之站起身来,双手按着桌子,果断地命令道:“一营在大堤下青堌集至缪堤圈的路上设伏,派出少数部队诱敌进入设伏地区;二、三营在大堤一线设防,待战斗打响后,从西侧迂回包围,一举歼灭敌人。我和参谋长随一营行动,常政委和政治处主任分别随二、三营行动,各阵地要注意大队的联络信号。按照计划,立即行动吧。”

巧夺大炮

覃大队长把设伏这个硬任务让一营来完成,是经过慎重考虑的。一营长外号“猴子”,高高的细挑个,圆圆的脸上,长着一对机灵的大眼睛。遇事脑子转得特别快,指挥过许多惊险的战斗,都取得了胜利,大家称他“智多星”、“小诸葛”。覃键、常玉清从太行山带来的两个主力连,都在这个营,火力配备也比较强,武器全是平型关大捷中缴获日军的。

间野骑着高大的东洋马,一只手拿着望远镜了望,另一只手按着东洋刀,象一只疯狂的恶狼,要张开血盆大口,把这块抗日地区和二大队吃掉。一路上,他胡乱打炮射击,一座又一座房子被轰成了废墟。快到青堌集了,没有遇到八路军一兵一卒的阻击,间野更加骄狂了,望望背后的大炮,又一次拿起了望远镜,想给它找个耍威风的目标。

黄河故道北岸的太行大堤下,一拉溜有好几个村庄,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藤花树丛。大堤的半坡上,常政委正带着二、三营在抢修工事,靠东一侧的缪堤圈村头,埋伏着覃大队长和一营的干部战士。缪堤圈是个大寨子,估计间野到青堌集不见我主力,必定会窜到这里寻找,所以在此设伏。

间野到了青堌集,命令部队停下来,他站在青堌集南门外的围墙高处,又拿着望远镜东张西望。

“间野要耍什么名堂?”在望远镜里观察到间野的一营长,疑惑地对覃大队长说。

“这家伙很狡猾!”覃大队长边考虑边回答。从他那紧皱的眉头上,看出他正在琢磨敌人的动向。

间野确实是一个狡猾的家伙。他没有被一营派出的少数部队所迷惑。经过一阵观察之后,猛地把指挥刀向二、三营的阵地上一指:“八路的那边,冲击的嘿嘿!”日军的骑兵、步兵,马拉大炮,一窝蜂似的向缪堤圈西侧的大堤上涌来。一霎时,枪声阵阵,刀光闪闪。日军大炮连发轰击,炮弹不断地落在二、三营的阵地上,缪堤圈的寨门楼子被一炮掀掉半边。二、三营为了掩护一营,冒着敌人的炮火奋勇还击。一股敌人想穿过缪堤圈登上大堤,一营的轻重武器一齐开火,一时间枪弹横飞,杀声震天,子弹象刮风一样射向敌群,一个个凶恶的敌人倒在我们的阵地前。

覃大队长随即改变作战部署,命令一营撤到缪堤圈村边的藤花树丛中隐蔽待命。

一营刚撤到村边,敌人的一发炮弹呼啸着在缪堤圈寨中爆炸,许多房子又被轰塌了。

“一营长!组织突击队搞掉大炮!”覃大队长命令。

“是!”一营长果断地回答。

话音刚落,未等营长下令,二连副连长李红登第一个站起来说:“营长,我带突击队去夺!”

“我参加!”一排长、战斗英雄洪云道大声说。

“算我一个!”唿啦啦,一群战士一齐挤到一营长面前。一营长仔细挑选了20多个身强力壮的战士,他们个个骁勇果敢。这回是执行特殊任务,营里给他们配备了最好的武器和足够的手榴弹。

夺炮突击队正待出发,忽然,日军的大炮停止发威了。估计是炮位变了,能移到哪里去呢?

“二连副,迅速查清敌炮的位置。”一营长命令。

侦察人员正要出发,村里的一位老大爷跑来报告说,日军的大炮拉到土地庙那儿的藤花树丛里,七八个日军正在捣弄。侦察人员立即前去察看,敌人的大炮弹药果然在那里,这个地方对我3个营的阵地,射击都适中。

土地庙在缪堤圈和任庄、小李庄之间的一片沙岗子上,旁边是农民打粮、堆杂草的一片场地。靠缪堤圈的这一边,是老黄河淤积的黄沙。李红登带着突击队,在藤花树丛的掩护下,迅速向土地庙运动。时已正午,火辣辣的太阳挂在空中,就象一个大火球,沙地里冒着蒸人的热气。离敌人越来越近了,李红登命令突击队停下来。这时,不但能看到捣弄大炮的敌人,而且旁边的空场上,还有大约一个班的鬼子兵,看来是保护大炮的,必须寻找机会才能夺取。李红登和突击队员们仔细地观察着敌人的行动,待机行事。

“啪,啪!”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,营通讯员轻轻地跑过来,给李红登送来营长的命令:“沉着勿躁,待机截击。”李红登命令战士作好冲锋的准备,听命令行动。战士们把手榴弹攥在手里,旋下盖子,拉出套坏,盯着敌人的行动。

这时,缪堤圈村边传来激烈的枪声。撤到村边的一营一部向东出击。

“八路的突围!八路的突围!”只见场地上的日军随着喊声向村东冲去。大皮靴踩在黄沙里一陷老深,一个个摇摇摆摆,活象喝醉酒的黄鸭子。村东的一营战士见敌人冲过来,机枪步枪一齐打响,许多敌人又被打倒在地。

李红登看着时机已到,高喊一声:“同志们,冲过去夺大炮!”突击队员早就等得心急,听到命令,随着一阵猛烈的射击,象一群猛虎冲出藤花树丛,扑向敌人的大炮。

“缴枪不杀!”

留下的敌炮兵拼命地还击,妄想保住大炮。一颗子弹打在一排长洪云道的脸颊上,鲜血直流,他顾不得包扎一下,愤怒地甩出几颗手榴弹。

“轰!轰!”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,7个敌人应声倒下。突击队员迅速扑上去,夺取敌人的大炮,李红登和洪云道把手一挥,大家推地推拉地拉,把大炮拖到了我军阵地。

原来,一营以一部向东突围是覃大队长的调虎离山计,以便突击队乘机夺炮。部队跑出村不远,就隐蔽在藤花树丛里了。间野以为是八路军突围失利,又返回村里。即命令日伪军向村内冲击。

“马上进村,通通的活捉!”间野歇斯底里地高叫,日伪军发疯似地冲到村中,里面一个八路军的影子也没见。间野大惊,自知中计,忙命令撤退。但他进来容易,出去就由不得他了。覃大队长率一营从藤花树丛中冲出,二、三营也从侧翼赶来,日伪军在我军重围之内,遭到沉重打击,纷纷倒下,死伤狼藉。这时,间野仍想着他的大炮。当他得知大炮让八路军夺去时,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好大一会儿才爬起来,在一伙残兵保护下突围出去,逃到了青堌集西边的武魁庄。天近黄昏,间野担心回曹县城的路上再遭伏击,就在武魁庄宿营了。

乘胜追击

缪堤圈一战,毙伤敌人百余,夺得了大炮,八路军群情激奋,士气高昂。侦察得知敌人宿营武魁庄之后,覃键决定发扬我军连续作战的雄风,乘胜追击,彻底歼敌。覃大队长命令部队除留一部分打扫战场、组织担架向后方运送伤员之外,部队又兵分3路直插武魁庄。伤残疲惫不堪的敌人,进村以后,杀猪宰羊,祸害百姓,村中到处是群众的哭喊声、叫骂声,一片混乱。

入夜,我军3支突击队同时从村四周冲入武魁庄。已成惊弓之鸟的敌人,万万没有想到八路军会如此连续而又迅速赶来。惊恐万状的敌人,在急促的枪声、手榴弹的爆炸声、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中,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。一个个如丧家之犬,没有死伤的伪军多数投降。间野也失去了指挥能力。战后清理,除间野带领30多个日军在混乱中逃跑外,再次毙伤俘日伪军100多人。

间野这个日本法西斯强盗发誓要“剿共立功”,结果是损兵丢炮,险些丧命,滚回县城。他送给八路军的这门大炮,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,随冀鲁豫野战军转战南北,屡立战功,被荣称为“功勋炮”,进了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,为世代人民所瞻仰。

?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