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名烈士事迹 - 向奉之(1915—1947)  
向奉之(1915—1947)

着名烈士事迹 admin  admin  2018-1-11 19:49:05 访问量:187
 

?

? 原名峻丞。曹县桃源集镇向庄人。1934年秋考入曹县简易乡村师范。1938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参加了由中共曹县县委在韩集举办的抗日青年训练班。结业后,成立向庄农会,建立合作社进行革命工作。

?

19397月,中共鲁西南地委建立,向奉之调地委工作。因人手非常短缺,他既是秘书,又是组织干事,还要兼管宣传部的一些具体工作。白天,他要组织开会,接待前来办事的同志,有时还要出发检查工作;夜晚,写总结报告,汇编材料,刻版印刷文件等。就这样,他不知送走了多少个漫长的黑夜,迎来了一个又一个战斗的黎明!

?

?

向奉之温文儒雅,是一位具有非凡胆略的谈判能手。

?

菏(泽)定(陶)曹(县)三县交界处,有个一千王村,是一座由恶霸地主盘踞的封建堡垒。这个村庄,正处我党南北联络的要冲,村里的大地主豢养着一支30余人的武装,队长名叫王清明,外号“王柿子”。他投靠地主,可他仇视日本侵略者,不肯充当汉奸走狗。

?

向庄距一千王村仅10余里,向奉之了解这支地主武装的底细,知道其成员多是贫苦农民。于是,他建议地委,可以采取“教育、争取、团结、利用”的策略,促其改邪归正,走上抗日道路。地委遂派他以军代表的名义,去同“王柿子”谈判,做好争取工作。

?

向奉之对“王柿子”说道:“王队长慷慨义气,广事交游,智勇双全,驻兵两省三县咽喉之地,使歹徒闻名丧胆。况且您正当青壮之年,恰是建功立业之时,但却潜居乡里,不求安家立业,不谋一官半职,实在是可惜呀!

?

向奉之这番话,正敲中了“王柿子”的麻骨,触及了他的隐衷。他上无父母,内无妻室,眼下虽灯红酒绿,且颇为得势,但每瞻念前景,却甚感孤寂、空虚、惆怅……

?

向奉之望着“王柿子”,用试探的口吻说:“日军进城不久,伪军正在招兵买马,您何不把队伍拉到城里去,投靠伪军李森亭部,谋个一官半职?”少顷,继续说道:“您孤踞弹丸,抗款拒捐,危害日伪利益,有朝一日,他们会将你一口吃掉。既已虑及,实为队长担忧!”

?

“王柿子”面带愠色,忿忿地说:

?

“叫我当汉奸么?没门!我绝不能为祖宗挣骂名!”

?

“好!佩服,佩服,你确有民族正义感!”向奉之竖起大拇指说,“国难当头,你不肯投靠日军,充当汉奸,真是一条有骨气的汉子!”

?

向奉之趁热打铁,又进一步向他讲明了我党的统战政策,特别指出只有精诚团结,共同抗日,前途才是光明的。

?

向奉之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使“王柿子”心悦诚服,他深表愧疚地说:“过去,我姓王的是糊里糊涂度春秋,做了不少对不起父老乡亲的事,真是后悔莫及。我虽不敢称英雄好汉,却讲曹州人的义气,今后我愿与八路军合作,狠揍日本鬼子和汉奸!”他起身来到向奉之面前,双手抱拳说:“向代表,您见识高明,王某佩服,如不嫌弃,愿同您结为生死兄弟,不知意下如何?

?

“好,我同意!”向奉之爽快答应了。

?

不久,“王柿子”带着全部人枪,投靠我军,被改编为一个战斗分队,在菏泽、定陶、曹县一带打击敌人。

?

后来,为瓦解和争取敌军,壮大抗日武装力量,向奉之又多次深入敌巢,舌战鬼蜮,分化瓦解了湾杨村的反动会道门武装,收编了河南杨庄大斗子、二斗子的杂牌队伍……

?

?

1940年秋,党的地方武装和八路军主力部队合编后,转移到外线作战。菏泽日伪军与曹县顽杂武装相互勾结,趁机在曹西北根据地附近的毕寨建立据点,成立伪长明区区公所。伪区长姓周,外号“花脸狗”,是个心毒手狠的铁杆汉奸。他派兵四处抓人,派款、催粮、购买武器,网罗亡命之徒,扩充力量。同时,勾结反动会道门,组织联庄会武装,作为外围屏障。因此,党组织决定打掉这个据点,铲除“毒瘤”。

?

为引蛇出洞,杀掉首恶分子“花脸狗”,党组织出动武装小分队,逮捕并镇压了一名为虎作伥的伪联庄会长。

?

“花脸狗”闻讯,气得暴跳如雷,发誓与共产党势不两立。一天夜里,他亲自带领队伍,准备偷袭地委机关驻地刘岗、曹楼、伊庄三村。不料,行至途中,天下起了雨,只得在黄集宿营。

?

地委获得消息后,当晚便派军事部长宋励华和向奉之、王法礼三人去黄集执行任务。路上,宋励华风趣地说:“曹州狗肉,驰名全国,今晚该咱们打打‘牙祭’喽!”

?

午夜时分,三人来到黄集外,巧妙地避开敌人岗哨,悄悄地将马隐蔽在集头上一个老乡的院子里。

?

为弄清“花脸狗”的住处,三人决定先抓“舌头”。当他们蹑手蹑脚走到一拐弯处时,看见一个匪兵正在撒尿。宋励华斜侧一个箭步上前,抓住匪兵的衣领,向奉之用枪抵住匪兵的胸口,吓得这个匪兵连喊“饶命”。问清情况后,反绑了他的双手,又用毛巾严严地塞住嘴巴,命他带路,直奔“花脸狗”的住室。

?

在“花脸狗”的住室外,他们又干掉了两个敌哨兵。向奉之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,打开手电一照,室中空空,却不见“花脸狗”的影子。他便十分警觉地返身退出门外。这时“嗖”地从厕所里窜出一条黑影,向大门飞奔而去。向奉之判定:必是“花脸狗”上厕所,听到动静,甚感情况不妙而仓惶逃命。他急忙举枪对准黑影连发三枪,果真结束了“花脸狗”的狗命。

?

枪声乍起,被惊醒的匪兵们慌乱地抓起枪,跑出屋子,漫无目标地放起枪来。当他们发现“花脸狗”倒在血泊里时,向奉之等3人早已飞驰而去。

?

?

1946年,国民党向我冀鲁豫前哨阵地——鲁西南地区步步进逼。地主还乡团卷土重来,反攻倒算,疯狂报复。还乡团头目姜大三,在安陵集一次就杀害共产党员和革命积极分子10余人。腥风血雨,一时弥漫着鲁西南大地。就在这时,向奉之被派往齐滨县任县委副书记。在异常险恶的形势下,向奉之积极开展工作,白天搞土改,夜间集合队伍,或伏击、或奔袭、或阻击敌人。因过度疲劳,曾多次晕倒在地,同志们劝他休息,他总是说:“敌人已把刀架在我们脖子上,怎能安安稳稳地休息呢?”他仍是忘我地工作,顽强地战斗!

?

1947年夏,晋冀鲁豫野战军在刘伯承、邓小平指挥下,连战连捷。7月上旬,国民党第一五三旅奉命从民权出发增援定陶。敌军刚进入定陶县城,就被我军团团包围,经一夜激战,我军破城而入,敌人几被全歼,只有一小股残敌逃出城外。

?

翌日晨,天色阴沉,云雾迷蒙。向奉之率一个保卫班,沿通往民权的道路搜索前进。数小时后,几十个逃兵缴械被俘。时近中午,他们押着俘虏赶到了向庄。

?

向奉之和同志们又饥又渴,正准备吃饭。忽然,郑庄的一个民兵跑来报告,在他村的一所院子里藏着20多个残敌,还携带一挺机枪,现在只派一个人警戒,其余都在屋里睡觉。向奉之闻讯,顾不上饥饿劳累,立即派人通知区队直扑郑庄,他留下两名队员看守俘虏,带领保卫班其他同志和向庄10余民兵火速向郑庄奔去。

?

两支武装在郑庄村外汇合后,向奉之立即选派两名精干队员,乔装后潜入村内,轻轻翻过敌占院落的墙头,敌岗哨猝不及防,被生擒活捉。窜奔了一夜的残匪,困乏至极,正躺在屋里呼呼酣睡。我们的队伍已冲进院内,他们却毫无觉察。向奉之率先轻轻推开屋门,只见外间的地上,横七竖八地睡满了敌兵,步枪堆在一旁,机枪架在门后。向奉之顺手抓起机枪,拉开枪栓,大喝一声:“举起手来,缴枪不杀!”正在酣睡的敌兵被这炸雷般的吼声惊醒,个个吓得魂不附体,乖乖地举起双手,我队员冲进屋内收缴枪支。突然,从屋子东间里仍出一颗手榴弹,在同志们脚下“嗤嗤”冒烟。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,应着一声“卧倒!”向奉之奋力一脚,把手榴弹踢了出去,在距他3米来远的地方爆炸了。只见他高大的身躯晃悠了几下,后退几步,把机枪抛向院内,倒身门外。他觉得右腿麻木,挣扎着翻身到门旁墙根的死角处。两个队员上前抢救,被他喝住:“别管我。”大声命令:“快封锁门窗,绝不让一个敌人跑掉!”

?

怒火把同志们的眼睛烧红了,端起机枪发了狂地扫射,扔进屋内的手榴弹炸开了花。屋里的敌人鬼哭狼嗥,高喊着“投降!投降!”随后把一支支枪从门窗口抛到院子里,敌人举着双手,全部做了俘虏。

?

向奉之右腿被炸断,因流血过多,昏迷了过去。

?

在弥留之际,他翕动着嘴唇,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……已经不行了……都别……别难过……讨还……血债……革命……到底……”伴着极其微弱的声音,这位坚强的革命战士,面带微笑,慢慢地停止了呼吸,时年32岁。

?